逃【荒诞派小说】

 

我知道,我该逃了。

在做好这个打算的时候已经到了清晨,但是屋子里还是感觉有点暗。于是我推开了窗,窗沿上的灰尘就纷纷掉了下来,这些细小的小精灵不小心窜进了我的鼻孔,引得我连连呛了好几下。从窗外望去,烟雾萦绕的是淡蓝色的杉树林,杉树林的边上有片红色的小草地,小草地的中间有一条马路,等会儿我就要从这条马路离开或者逃开这里了。

像往常一样,我出了房门,来到栅栏围着的小花园里,如果这也称得上花园的话——菟丝子残忍地覆盖在蔷薇的嫩叶上,细小的针叶草占领者无人侵犯的空地,而野蒲尾比一般的花草高出好几个脑袋,但他们自己的脑袋却耷拉着,有风吹时它们就即兴地扭动着肥胖的腰身。在苹果树下,我看到父亲正半躺在躺椅上看新闻报,这让我感到反常。这个两年前丧失了右腿的男人,在一年前又丧失了他的女人,而在我看来,他更多的是脾气暴躁嗜酒成性、爱用可怜的抚恤金赌博的恶棍。但我还是故作镇定地开了口,“爸爸,我要走了。”

“永远都不回来的走了么?”他头也不抬,而是继续把头埋在报纸里。因而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听到他这么问,我感到很惊奇,并有点不能控制地恐慌,但毕竟还是控制住了。

“嗯,是的。”我嚅嗫着说。

“孩子,你为何而逃呢?”他把报纸放在躺椅右边的草地上,草地上有很多露水的,这老头子竟然没在意,然后颤巍地立起左脚,用挑衅的眼光看进我的眼睛。

“爸,不要问我,我不知道!再见了,我的爸爸!”我再也控制不自己了,恐慌地朝园门跑去,出了园门我还是听到这老头子像咒语般的声音,“但是,我的孩子,你确定能逃得过吗?”

我疯狂地奔跑着,在那条已经打过招呼的马道上。我又穿过了一片芜弃的麦田,在一棵被雷劈成两半的七叶树下面停住了 。我喘息着。

当我回过头远眺时,家里屋顶上的烟囱里正袅袅地升起了炊烟,我已经不记得上次烟囱里冒烟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半年,或许是一年,谁去记这种无聊的事情呢。“该死!我连早餐都没有吃!”然后我开始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笑声惊跑了想在树上筑巢的两只白头鸰。它们愤怒的拍打着翅膀。

看着它们远远地飞去,我决定还是要去学校找琳,这虽然不是我计划里该做的事情,可是我决定了,所以我就得去。我的脚步朝着那个我已经三个月没去上课的学校走去。

在学校的门口,我一眼就认出了琳,她比以前漂亮多了,连发型都改成今年流行的波浪卷,记得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头发还是可怜的直线型。我兴奋地朝她走去,虽然我没有远远地就喊她的名字。走进时我才发现她手里还拿着一个涂满黄油的面包,于是我的肚子开始兴奋了,是的,我没有吃早餐。当我的目光紧紧盯着这块面包时,我能感觉到琳已经发现了我。她敏捷地把面包藏在了身后。

“琳”

“你要走了吗?”

“嗯,亲爱的琳,跟我一起走吧。”

“哦不,非常抱歉,我不能。”

“那么,把你手中的面包给我吧,我已经两天都没有吃任何东西了。”

“哦不,这是给大卫的,我知道你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如果不是你今天要逃的话,或许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的!”一边琳歇斯底里的啜泣了起来,一边瘫倒在地,又索性的把面包扔的远远的。我知道状况被我搞砸了,而结果的确是这样——大卫已经拿着为自行车打气的打气筒向我没命地跑来,其实我从来没有怕过这个家伙,今天要不是没有防备我早就和他干上一场。

“该死!这个也值得逃吗!”我一边撒腿跑开一边暗自骂道。

大卫拿着打气筒朝着我猛追过来,最后终于听到他骂道:“小子,别给我忘记了你欠我一个面包!”

“他或许没有再追了过来吧,”我想,“妈的,他仅仅只是为了一个面包!”

不久,下午到来了,这时候我已经来到了耶斯特底城的市中心,并且,我的肚子的确已经饿得不行了,而我的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只能在街上闲逛着。看到街角有一两个乞丐,咧着嘴对我笑,我赶紧走开来。当我经过一个餐馆的时候,里面出来了一个绅士打扮的年轻人,看到我后他礼貌的脱下了帽子,并亲切的和我打了招呼,我对天发誓我绝对不认识他。但是既然他这么热情,说不定会把我认为是他远房的亲戚了,管他那么多,今天我肯定是要走运了。

“嗨,伙计,很高兴见到你!”他向我走上前来,我能感到他是那么真诚,甚至连我都不敢相信他在跟我说话,但是我身边又没有别的人,所以我就只好佯装我们是因为某些事情而必须碰面。于是我挺直了腰身,高兴地说:“我也是。”

“你饿了吧,来,到这里来吃上一顿吧,保证符合你的胃口。”嘿,听到他这么一说,我的肚子再度兴奋了起来,我还管他什么胃口不胃口的,有的吃就行了。于是我就放心大胆的和他进了餐馆,放心大胆地吃了起来,谁说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简直就是放屁。

接过食物,我狼吞虎咽起来,这位绅士就在我的对坐微笑着看着我吃,而我也不顾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填饱肚子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而绅士什么都不说,静静地看着我吃。

吃完后,我简单的道了谢。于是我们开始聊了起来,终于,他的脸色不再如以前那样随和了,他问我,“你要逃到哪里去?”语气看得出,十分惊慌,我现在才知道他这么热情好客的目的了,他只是一个逃犯。于是我高傲的说,“不知道!”

他显然过分的焦虑了起来,帽子在他手里已经捏得变形得厉害。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么一种状况,于是我拒绝告诉他。

“告诉我吧,年亲人,我可以给你所有想要的东西,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虽然我缺少钱,午餐也需要钱,但是我不稀罕钱。

最后,我看到这位绅士终于被装备着警棍的警官拖走了,他一边被两个胖警官托着,一边望着我,笑容扭曲,“不要忘记了,伙计,就算你逃得过任何人,你永远逃不过自己!”然后我听到警笛声,渐渐变弱的警笛声,直至这里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我终于来到了城墙边上,城门的上方用铅浇灌着一个大大的字:耶斯特底。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半夜,城门紧闭,我打算登到城墙上过夜,等到明天再出城也不迟。

仰躺在还留有太阳最后一丝余热的石板上,我的眼睛望向天空,四周一片安静,我的心,在这个时候也是安静的了。我看到了天上的满天繁星,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我看到有颗流星划过天际,这让我想起曾经在童话里看到的一句话: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要到上帝那儿去了。

不久,我听到了一些窸窣的声音,我的警觉迫使我站了起来,果然,在夜色中,我看到一个人影立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刀锋上闪耀着惨白的月光。恐慌,再度袭上我的心头。我弓着身悄悄后退着,我知道这个时候我的动作尽收他眼底,可是我别无他法。只能做如此无用的逃亡。无可奈何,我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事我现在找到了你!”声音冷漠,但他的声音我感觉好熟悉。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我?”

“真的要知道吗?那好,我成全你!”他的话刚说完,天上月亮明晃晃的出来了,赶走了漫天的星星。借着月光,我看到了这个可恶的亡灵的面孔,他竟然和我一模一样。

“你终于找到了我。”我坦然的说了出来,连弓着的腰都放松了。然后我肆无忌惮的笑。

我的笑在一瞬间止住,然后又大声的说,“不要忘了,零点马上就要到来,昨天就要过去,新的一天就要到来!”我的话音刚落,远处的教堂终于飘来了第十二声钟声。

“不……”在他痛苦的嘶叫声中,我看到他的身体逐渐在消失,连同那把泛着惨白月光的小刀。而我,面带微笑的,跳下了城墙。

注:文中耶斯特底一词取自拉丁语,意为“昨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