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菲儿&阿MAY

文/刘新宇

五月一号的那一天艾菲儿认识了阿MAY。她之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到两个女生说郊外的野菊花开了的时候很好看,于是她就问了人家郊外的哪个地方,两个女生中的漂亮点的那个指了指窗子外面的地方说,呐,那个地方。说完后两个女生就带着饭盒走了。艾菲儿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那个女生说的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看到的却都是再熟悉不过了的民居房,哪有什么野菊花嘛。

五一放了四天假,艾菲儿骑着自行车,自行车上绑着画板画架水桶,她已经决定了要到那个女生指过的那个地方去画野菊花,“就算看不到,那也要试试咯。”于是她就这么上路了

五月,这是一个春末夏初的季节,雨水洗刷了整个安阳一中一整个春天,连空气里面都会散发雨水的味道。晚上有时候突然醒来发现外面电闪雷鸣,雨点打在窗户上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这个时候艾菲儿也会感到害怕,于是她起床把窗户栓好,半卧半坐的趟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在艾菲儿中途歇息的时候,她买了2012年的第一个甜筒,然后一边推着车子一边舔着甜筒,虽然这样走路自己感到别扭,但是没办法,她又不会像那些男生骑自行车的时候手可以从车把手上面完全放开,当她经过一座短短的石拱桥的时候,她把没吃完的甜筒放在桥头的石栏上面,等她骑着自行车走开的时候,一只麻雀飞了过来,吃了这只麻雀一生中的第一个甜筒。

路开始变得有点颠簸起来,毕竟已经渐渐离开了喧闹的居民区,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有绿油油的麦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由许许多多个毛茸茸的长方形的麦田组成的田野,那些青翠欲滴的小作物们就在艾菲儿的车轮子下面静谧的生长,风吹来的时候它们都很有礼貌的点点头,麦浪就这样朝着遥远的地平线翻滚而去。艾菲儿在这中间似乎骑的更快了。虽然她还不知道野菊花到底在什么地方了,但是她似乎已经闻到了野菊花稍微有些刺鼻的香味。

就在艾菲儿小心翼翼的既要注意路面情况又要保证骑车速度的时候她遇到了阿MAY,阿MAY这个时候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向右行走的,但是艾菲儿的车子还是撞到了阿MAY,阿MAY也许是由于背着了一个很大的包的缘故,他既然没有摔倒,然而这场意外事故的肇事者艾菲儿却摔得人仰马翻,连她绑在车上面的水桶都滚出了好一段距离,

没事吧?

阿MAY解下行李包,俯下身关切的问躺在自行车一侧的女生。

没……没事,谢谢。脸上写满了窘迫。

看到女生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时候阿MAY真想上去扶一把,当然只是带着关切的心情。但是他扶起来的却是自行车,把车子的站脚打下后,又把滚的老远的小水桶捡回来,依旧挂在车子上面。

女生再次说了谢谢。

你是来画野菊花的么?阿MAY问道。

女生既窘迫又诧异的回答说,嗯嗯。生怕自己说的声音有点小,于是还点了点头。

那看来你走错了路吧,,呐,返回去,从那个路口右拐,当你看到有一道小木桥的时候从桥上经过,再走一段路就到了。

啊,其实我自己……不认识路,那谢谢你哦。

呵呵,没什么,那我先走了。阿MAY一边说一边背好包,松了松背包的带子,说了声拜拜。

女生说完拜拜的时候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阿MAY这时候已经转身了,于是女生只好把已经到了喉咙的话语咽了下去。

阿MAY和这个女生的第一次谋面就这样匆匆结束了,阿MAY其实还不至于是那样很冷漠的男生。阿MAY一边往姥姥家走一边回想刚才别人撞到他,倒下的却是别人,不禁感到好笑。这为他一路沉闷的心情平添了几分愉悦。

阿MAY来到姥姥家的时候,舅舅把他带到姥姥的身旁,在开满野菊花的土地上,突兀起一个小小的坟,他知道姥姥就要和这些野菊花永远睡在一起了。阿MAY把姥姥最爱吃的粽子拿了出来,放在坟头,他似乎再次听到姥姥对他唱到:棕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

其实阿MAY不知道的是,姥姥喜欢吃粽子原因是因为阿MAY自己喜欢吃粽子,所以阿MAY的童年总会与这些吃粽子,唱歌谣的回忆联系在一起。

姥姥的去世意味着他最亲的亲人的离去,但是阿MAY没有哭,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男孩不应该哭的,姥姥以前在阿MAY每次哭的时候这样对他说,然后阿MAY装作很坚强的样子擦干脸上的泪水。

但是有一次阿MAY哭的很厉害,任姥姥怎么说都还是一个劲的哭。那时候姥姥家来了一对中年夫妇,他们就是阿MAY一直想要看到的爸爸妈妈,阿MAY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但是姥姥总是说你爸爸妈妈马上就要来看你了,但是这所谓的马上在小阿MAY看来无比漫长,而这一次终于见到自己的父母的时候,阿MAY却感到他们是那样陌生,阿MAY悄悄的对姥姥说,姥姥,我不认识他们。

姥姥说,坏孩子,自己的爸妈你都不认识。

阿MAY预见性的知道这对男女会把他从姥姥的身边带走,结果也的确被他们得逞了。就是这一次,阿MAY哭了他一生中最厉害的一次。

 

阿MAY告别了舅舅后,又一个人跨上背包,离开了。也许会像姥姥一样,永远的离开。阿MAY要带着他的画,离开了。

阿MAY告别了舅舅舅妈,然后又一个人跨上背包,走在了来时的路。在路上,他捡到了一张画,署名是:艾菲儿。

艾菲儿照着这个男孩的指向,向右拐,经过一道小木桥。然后果然见到了一大片野菊花,在阳光下面灿烂的开放,艾菲儿想起有人把菊花比作小的向日葵,于是她开始有些愤愤不平了,野菊花的美丽,在于它的自然,纯真,在于它的豪不娇羞,这是一种简单纯净之美。艾菲儿想,怎么不把向日葵比作大的野菊花呢,估计是人们根本就不了解野菊花。

其实艾菲儿以前也没有见过野菊花,就是因为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别人说起野菊花的时候才想起来看看野菊花的。

艾菲儿看到此情此景简直兴奋不已,直接把自行车扔了在这片草地上徜徉。然后等待阳光再暗到恰到好处的时候,她开始作画了。打水,调色,确定画区,摆好角度,艾菲儿轻松的做好了准备工作,立刻就投入到画画中去了。

艾菲儿看看画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天也快要黑了,于是把画架搭在逆风的方向,希望画快点干。

后来回来的时候夏初的风吹了起来,艾菲儿的画由于没有夹紧的缘故被风吹落在麦田里边,找又找不到,艾菲儿焦急死了。可是后来艾菲儿想,毕竟已经收获了一个难得的午后,这张画留不留也罢,于是就不找了。

艾菲儿经过那个石桥的时候,发现石栏上面有两个甜筒纸盒。可能是别人学着放了一个,里面都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大概是被什么好吃的鸟吃光了。艾菲尔下车把这两个甜筒盒子放进垃圾桶后,又骑车向回家的方向骑去了。

回家后妈妈问一下午的和那个男生去瞎玩去了,艾菲儿说,哪有嘛,我是去写生了,你看。说完,把沾满七颜六色的手伸到妈妈的眼前晃。晚上,艾菲儿想起了那个“挡”自己路又给自己指路的男生,于是就睡着了,即使这天晚上外面还是下起了很大的雨。

很多年以后,有个男孩开展了自己一生的第一次画展,画展的宣传画的署名不是他,是:艾菲儿。还有个女孩发现自己的一张画被别人当作画展的宣传画。

END。

2012-05-06 22:10:42,刘新宇

刘新宇作品,转载请注明住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