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色【一】

时光一直在荏苒,岁月不停的穿梭。爱情能否穿越七年的分分秒秒,碾碎大大小小的事件,趟过无数或深或浅的琐碎记忆重新来过?不管能否,我们都力图忽视,甚至是无视这七年,虔诚的双手合十,祷告爱情之神可以网开一面,给人间的两个痴男怨女一次机会重新来过,神的条件只有一个——朗诵纳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空杯子

 

此生此世,只希望,能够和你牵手看一场樱花的开落。——崇阳

此生此世,只祈求,能够和你长相厮守青丝变成白发。——白霓

 

以上皆是谎。

 

白霓终于看见了一场樱花的开落,但却是独自一人,现在她一个人看到了一场樱花,属于七年前的那个诺言,那个崇阳曾经答应自己的诺言,但是现在却是白霓一个人去实现别人的诺言。是自己自作多情吗?有谁会知道自己心中的疑问呢?

 

白霓这次来到东京半个月,由于自己学习上的需要,被派遣到这里来学习,半个月能够有幸看到花开半周即谢的樱花的确是很幸运,白霓每次空余时间就出来看明媚的阳光,看街上甜蜜的情侣,想到自己孑然一身,于是就不可遏止的想起了崇阳,曾经崇阳对白霓说:此生此世,只希望,能够和你牵手看一场樱花的开落。白霓再也不敢对这种承诺有任何奢求,曾经他们是那么真实的在一起过,而现在,谁也不知道谁的信息,隔了山隔了水隔了心中重重的的阻拦,我们终究会越来越远。而那些诺言,也终究只是年轻时轻易说出的谎言。

 

樱花花瓣落在了白霓的肩膀,成为了别人眼中安静而安然的风景。雨就是在这个时刻按下了他相机的快门,这一瞬间的风景就此定格。

 

 

崇阳是个画家,天生注定就是别具一格的画家。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作画,他为自己的天分感到很自豪,同时也很感谢身边的白霓,因为总是她在默默的帮助自己做很多琐事,崇阳说,你对我这么好,我要怎么才能够报答你呢?白霓说:此生此世,只祈求,能够和你长相厮守青丝变成白发。

 

高考。

 

崇阳并没有参加高考,像他这么优秀的绘画天才根本就不要和所谓的莘莘学子同挤一条道路,他已经早已确定成为上海那所出名的艺术学校的保送生,这在当地是仅有一个名额的。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崇阳就经常被邀请到外地开办画展,然后他会把自己在现场的照片给自己看,共同分享自己的喜悦,白霓也非常乐意,并且在崇阳回来后,寒暄完白霓的第一句话就是:快把你的照片给我看看。这里面当然会包括与一些粉丝的合影,白霓总是会很白痴的说,你会不会喜欢上自己的哪一位粉丝,然后把我忘掉,崇阳说,别人是我的粉丝,而我,也有自己的粉丝,那就是我最爱的白霓。每次听到崇阳说他是自己的粉丝,她格外的激动,并且她觉得,这个世界上,他们真的会一直走下去,就如白霓曾经要求的,只愿长相厮守到白头偕老。

 

崇阳在高考之前就经常和老师请假,所有的老师都很喜欢这位小画家,并且为他的作品折服,这个并不是读艺术特长班的少年,时常被很是花痴的少女垂涎,而少年见到这样的女生也只是淡淡的笑,不说话,走开。然后这个女生就会对别的女生吹嘘:崇阳昨天对着我微笑了耶,他的笑真是好好看~~

 

而白霓也常来没有怀疑过崇阳会从自己的身边走开,她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那么坚定,

 

她也从来不拒绝崇阳和别的女生走在一起,她可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女生。

高考的时候,崇阳不在考场考试,而是已经到上海参加一次重要的绘画论坛,在镁光灯下,他从容的回答记者的问题。

 

听说你现在都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会觉得这样会影响你在同龄人的关注度吗?尤其是女生。记者的提问直截了当。

 

我认为一个好的画家不同于娱乐明星,画家在乎的是心的感受,并且,我从来没有认为我有女朋友会对自己在影响力这方面有影响,即使是有,我也不会在乎,因为她是我生命中与父母同等重要的人。在白霓看完这篇答记者问的时候,流出了幸福的眼泪,晶莹剔透。崇阳打长途电话给白霓叫他要好好考试,白霓说好。

 

白霓对崇阳说,我要考到上海,然后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崇阳也不时的鼓励白霓,白霓努力的学习,为了他们俩共同的心愿。

 

白霓终于考到了上海,他们在上海幸福的在一起一段时间,不久崇阳在校方的提议下去北京进修,当他把这件事告诉白霓和她商量去还是不去的时候,白霓毫不犹豫的说,嗯,真好啊,怎么什么好事都被你碰到了,去吧,为了你自己,看到你的成功,我也会为你高兴,崇阳与白霓相拥在上海灯红酒绿的夜色里,崇阳不知道,白霓的泪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肩膀,谁也不知道白霓是因崇阳能有进修的机会而高兴而流泪,还是不舍崇阳的离开而流。

这种问题,即使你有过疑问,也不要 轻易去探索答案,因为,这是对爱情自私的表现。

 

 

在送崇阳去背景的时候,白霓开始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恐慌,而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这种恐慌的源头,以及这种恐慌的原因,反正她感觉到一些事情就要因此发生变化。

 

白霓在上海这边安心的读大学,崇阳也会偶尔飞到上海来给白霓一个惊喜,白霓总是说你不要这样,会让人担心的。然后崇阳会搂住白霓的细瘦的腰说,怎么了,明明想见我,还说这样违心的话。然后白霓又气又好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有时候崇阳会在下午一二点飞过来,而晚上学校还有一大堆事情,原因仅仅是: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这是一个伟大的理由。

 

白霓总是告诉他要好好学自己的绘画,她不想成为他人生路上的羁绊。而白霓心中的恐慌后来也完全消失了,他还是一如高中时代就这么依恋崇阳,像极了一只温顺的猫。

 

然而,崇阳毕竟是去背景进修不是去像平常的学生一样的学习,所以在在学校事情本来就很忙,而在校外更有他要忙的事。

 

就这样,崇阳与白霓的通话次数越来越短,白霓知道崇阳在北京很忙,所以很少会贸然打电话给崇阳,而在 一个想崇阳的夜里,白霓终于拨通的崇阳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客服小姐清脆的声音。

 

也好,在崇阳开机的时候他一定会收到未接电话的提示,等他有空再打给我。

 

然而一连好几天,白霓都神经兮兮的看着手机屏幕,一有声响就迅速的拿起手机,看到不是崇阳打来的,那种失望犹如跌入谷底大感觉。

……

崇阳当然会再次打电话给白霓,并且向白霓道歉,说最近有点忙,看到你打过电话的短信提醒我就想在晚上打给你,但是晚上太困了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白霓轻易的原谅了崇阳,因为她不想爱成为他前进的羁绊。

 

但是事情并没有因为这一次而得到好转,他们的通话次数越来越短,崇阳来看白霓的频率也越来越小,白霓甚至也开始适应了这种生活,只是接到崇阳的电话她会感到异常激动。

 

时间就这样持续下去,而他们的关系也这样尴尬的下去,一些些无奈一些些感伤。

 

要是我们都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因为上天给我们打开的那一扇窗,我们会不会如洗尽铅华般,就做凡夫俗子,从此耕耘从此吃自己种的蔬菜和粮食,我们会不会像那些最美好的时光甚至会更加美好的度过一生。

 

可是白霓不敢这样想,在很久很久,她就认为,能够看到对方幸福,她就很知足,所以,即使现在他们的关系开始变得生疏,但是她还是没有太多怨言,即使她还是会一接到崇阳的电话就会异常激动。

 

一段时间后,白霓也获得一个改变她一生的机会:她被学校做为公费交换生到日本学习,为周半个学期。

 

她的日本之行并没有告诉崇阳,因为在这之前已经有很久他们没有通话了,在白霓去机场的那天,当她已经在通讯录中调出了崇阳的电话号码只差按OK键,泪水掉落在键盘上,打湿了屏幕,崇阳这个名字透过白霓的眼泪看起来变了形,然后突然想起崇阳会不会变了心,她不敢想象。她还是没有打给崇阳。

 

关机,上机舱。

 

在飞机起飞的刹那,白霓感觉整个世界开始沉沦,山崩海陷。

 

轰隆隆的声音崇阳听不到,那是白霓的心破裂的声音。

 

白霓就这样和同学们一同去了日本,但是她的心却是无法诉说的孤独。

 

后来是,学期结束时白霓留在了日本。

 

樱花开了,白霓和日本女孩还有去看樱花,他突然想起崇阳对自己说过的诺言:

 

此生此世,只希望,能够和你牵手看一场樱花的开落。

 

因为崇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画画,白霓问,你画的那后面是什么花?

 

樱花。

 

好美。白霓安静的感叹。

 

于是崇阳来了兴致,说,那,以后我就带你去看樱花吧。

 

白霓现在在这樱花树下不经意想起曾经七年前的简约的生活,那种回忆是如此美好。然而现在白霓却要一个人实现崇阳说过的诺言,突然感觉是对自己生活的讽刺,悲伤的思绪顿时如暴风雨般袭来,她站立着,看着远处白色的雪山,樱花花瓣落在了她的肩膀她却浑然不知。下午柔和的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已经使得她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咔嚓。

 

背后传来快门的声音,白霓此时才从回忆中醒过来,这一醒,便醒过了七年。白霓转过身,看到一个清瘦的男生,一看就知道是个日本人,手上正拿着相机,此时相机吐出了一张照片,男生看了看,笑了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很开心的样子。

 

男生跑近来,用日语对白霓说,你好,我是野原吉木,冒犯的给你拍照,因为我觉得你这样很漂亮,要不我把照片给你看看。从语言中看的出来,这个叫吉木的男生很直率但也很真诚。

 

白霓看着他说话的样子,何况还有他脸上的酒窝,顿时就抛开了那些埋藏心底的情绪,笑了。

没关系,照片你可以留着。白霓并没有太多的看这张照片,明显也不愿意做太多交流,所以就回答的如此简单。

 

但是吉木却硬是把照片塞给白霓,……………………………………………………………………………………………………

一切从次开始发生了变化,我只是知道,白霓和这个叫野原吉木的男子恋爱了。

……(未完待续)

 

 

(续上)

白霓仔细接住自己的照片看了看,那上面是个孤独的背影,在光线的明暗里面,许多的孤寂绰绰约约。

 

吉木还是放下了自己朝气的笑脸说,你有心事?

 

没有。

 

刻意的掩藏,没有谁会真正把一段曾经在乎的感情隐藏的不露痕迹,即使是伪装,也还是会被你一个短暂的动作,一个短暂的变清出卖。白霓此时就是这样,毫无效果甚至反而因此得到加深。吉木也是歌聪明的伙子,从白霓的眼神,他已经显然洞察了这个中国女孩的内心世界,即使他猜不透具体细节,但是一个有心事的人,是很容易被别人发现的,更何况是像吉木这样爱好摄影时刻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呢。

 

就这样,白霓开始真正认识了第一个与自己有共同心声的日本男人,并且很快,他们相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