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你好

时间平平静静的过着,我数着日子把自己关在温州某个阴暗的小阁楼里没日没夜的上网,每过去一天,我的岁数就少了一天。

 

早上太阳从东北方的那个窗子里投进了和煦的光线,下午我在西北偏北的另一个窗子看到它燥热的脸,它的光线落在我的黑色的头发上面,很烫。

 

过了这么久没有写过出自内心的只言片语,我写过的那些只言片语现在已经被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还会拭去那些尘埃,因为我的生活逼迫着我不要回头,因为我一回头那些尘埃就会落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就这样会把眼泪掉落在陌生的土地。

 

胡子长长了,我来的时候没有带剃须刀。

 

从来没有这么坚决,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渴望独立还是希望逃避还是两者都有,反正我就这样草率的决定了,九月到来的时候,我想可以像站在树梢上的那个孩子一样。是谁说过,当我仰望星空的时候,我是自由的。

 

然后对学校不再有牵挂,我很喜欢老的一中,事实上,我喜欢的学校记忆最多的学校让我成长最多的学校也只有安阳一中。

 

然后我在我的背包里倒出教科书,倒出考试之前弄的那些答案,也倒出一年的空洞的时间,然后装进去很多东西,是的,很多很对多,也会很重。

 

然后大碗的喝酒,然后生活有了规律,早起早睡,早睡早起,告诉自己要自个照顾自个儿,要锻炼身体,身体好才能去雪地看一望无垠,去海边看水天相接。

 

叶紫说,你的月纪在六月份断掉了,我说我那我写七月份的,写完之后我没有给任何人看。我说我还没有写完呢。我也是会撒谎的。

 

很多人说他们会留在武汉,我说我想去上海。然后我发现我真的很很浅薄,因为我后来发现自己只是想先去上海,然后去别的很多地方,如果我存了很多的钱,我想我会去更多的地方,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存钱呢。我发现我很世俗,后来我不得不说我先得有钱,然后去别的很多地方。

 

反正九月来的时候,我想我得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