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趁着上课前的一个小时,随便写一些废话。

 

来学校了,这个曾经不喜欢的学校,但是现在的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去不喜欢一个地方,因为我毕竟还是回来了,我知道生活的艰难,去了温州一年,也许有人会认为我有深刻的感受,于是回到学校以后,肯定会好好学习,努力表现。

可是,我知道,我不会像刚上大一的时候那样,盲目而无目的的加入各种社团,倾尽自己的努力与别人打好关系。现在这些都不是我的,因为我知道,那不适合我,即使被看作碌碌无为,我也不会去做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或者不适合自己的事情。

 

我回来了,你们看到的我没有丝毫变化,可是,我真的变了,毕竟,我已经一个人呆了一年,见过一年所谓的“外面的世界”,毕竟,我已经放下了心态。

 

我老了。

消失在夏日的蓝色微光 lv.02

written_刘新宇

photos_Daisy

一个夏天,三个月,当我们都是安静的上学放学,在为代数题犯困,在为平面几何纠结的时候,或许,世界就已经在我们不经意中变换了模样。但是这种模样是微小的,我们都以为今天额太阳还是昨天的太阳,今天的同学还是昨天的同学的时候——我们总是会犯这样一种常识性的错误。

在胡克看来,世界就是这样,就是他所看房的这个样子,所以,他这种感丝毫不懂得掩饰但是偶尔喜欢捉弄别人却还不顾别人感受的同人,注定是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正因为这样,胡克就这样和叶原结下仇怨。

叶原,据说他就是受人尊敬但同时又被同学憎恶的校长叶东远的儿子,而叶原,长得仪表人才,温文儒雅,这,只是他的表面形象,在他的父亲叶东远那里,叶原就是一个将来必定会有所作为的人,叶东远视他的儿子为掌上明珠,而叶原也这样迎合着自己的父亲,丝毫不让自己的父亲失望,但是说迎合,还不如说忽悠,

谁也不知道,在叶东远背后,叶原打过多少架,追过多少女生,而正值青春期的女生,自然个个都会被叶原这种全身光芒的人迷得神魂颠倒。叶原平时有一个爱好就是打篮球,这一点,就和胡克撞车了,因此,这也是叶原和胡克撞出火花的必然原因。这是后话。

四月一日,诸多个愚人节中的一个,但是这一天,东川一中就真的会与往常不同起来,一切就会变得虚幻,变得不真实,但是没有谁会觉察,

在这一天以后所发生的事情,将会对赛玛甚至是胡克,春来带来多么大的转变。

四月一号这一天恰好就是星期天,早上上完课就可以放假回家了,胡克因为要打篮球,于是赛玛就坐在篮球场的站台上听CD,这一天是典型的夏天气候,阳光依然还是这么热毒,胡克穿着宽大的篮球服在篮球场上驰骋,他的球服背后印着大大的阿拉伯数字——11。

而赛玛此时此刻正在香樟树的影子下面听着CD,胡克多次叫赛玛看他“超拽”的球技,但是赛玛静静的听着CD,不发一语。胡克在赛玛面前,总是一副小屁孩的样子。

在球场中,胡克为了炫耀自己百发百中的进球率,站在老远的三分线之外投了个球,结果是,三不沾,而球也因此远弹到了球场旁边的路上。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失误的投篮,才让赛玛他们遇到也或许,不是因为这次失误的投篮的话,赛玛永远都不会遇到布鲁,而他们的世界,还是一样的进展下去。是偶遇,还是必然,都已经不能再说清楚了,而这个闷热的夏天里,依然还有很多的事情等待着发生,而这里很多要发生的事情,却不能够说的清楚,甚至是科学,也会无能威力。这,本来就是我们生活的本质。当我们要遇到一个人时,我们永远都躲不过,而赛玛和布鲁的相遇,却是这么偶然得必然。

篮球在几经弹跳,最后落在了穿着一袭蓝色蓝衣裙的女生脚下,她额脖子上还挂着一个晶莹易透额四芒星项坠,这个四芒星是深蓝色的,所以看上去有一种幽幽的感觉。但同时,这个四芒星项坠毕竟是蓝,甚而看上去还能看出紫色的味道。这样一种紫色,非常具有优雅之感。她手上拉提着一个不算太大的旅行箱。胡克朝着球看去,所以也就是说朝着这个女生看去,而如今,穿素色衣服的女生已经很少了,而这个女生,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却独有自己的风格,而穿素色的还是连衣裙的女生那就更加少之又少了,但是看这个女生,却没有半点不妥之处,反而会给人带来在审美上截然不同的感受。

胡克是花心出了名的,他尤其爱好与漂亮MM打招呼,有时候看到漂亮MM从自己身边经过时他还会翘着嘴吹个悠长的口哨,赛玛对胡克说你不要整天像一个流氓地痞子。

胡克却总是一脸无辜样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人都是这么说的呀,嘿嘿嘿嘿。

你就自己的古人说过这句话。

现在轮到胡克无言以对了,恰好胡克也机灵,说他机灵还不如说他就是整个一无奈。

他说,君子好色乃天经地义也。

胡克这句话真不知道是哪位古人说出口的,然后赛玛在心底里默默的说,真是无可救药。

再来说说篮球挡住了这位着装别具风格的女生的路的情景吧,胡克本来是跑过去捡篮球的,但是看到这么漂亮的女生,他真感觉到有必要搭讪了。

他把球用力人到球场后,也的确和这位美女搭起讪来。

其实赛玛此时此刻也感觉到了异样,由于他坐在篮球场边的站台,与这条由香樟树坏饶的路很近,所以在胡克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赛玛取下耳机,转过头来看了看。

这一看可好,谁也不知道赛玛当时的心里是在想什么,他主动的向这位女生走去,而胡克此时已经和她搭起了话,他可真不愧是花心大王。而赛玛走进的时候,却突然叫了这个这个女生“妹妹“,然后胡克整个的傻掉了,他在心里捣鼓着,你一见钟情也不要这么直接吧,看你平常都是和女生老不相往来的,今个儿怎么来了如此雅致啊。

而当赛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的时候,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但是这种歉意的表情极浅极淡,毕竟赛玛只是喜欢安静作画,听音乐,不怎么善于表达情感的一个人。

而此时对面的女生也冰不因此感到羞恼,而是微笑着说,咦,你,就是那个画家赛玛吧?

然后轮到胡克吃惊了,他脱口而出,你认识他?

我只是认识他的画,我在一次画展中看见过您的画,那旁边有你的照片。然后少女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原来是这样啊,你记性真是好,还有就是……想不带这小子还有这出息,以前都没有看出来呀。

然后可想而知的是赛玛踢了胡克一脚,胡克很是滑稽的闪躲了一下,但还是被踢到了,旁边的少女看到此情此景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的笑容还依然是这么优雅。

待赛玛和胡克的打闹平静下来后少女恰合时宜向胡克问道,那你是赛玛的好朋友吧,你可否告诉我你的什么名字呀。

然后胡克很欣喜的回答说,我呀,就是全校篮球超棒的胡克!说完的时候,他还把手掌捏成拳头摆出个“奋斗“的姿势,这让地面的少女再次笑了出来。

嗯,胡克,我是布鲁,很高兴今天第一次来到东川高中就遇见了你们两位呀。

胡克对少女的话感到迷惑,第一次来?什么意思呀?

嗯,我呢,由于家里原因,就转学到了你们这个学校。所以是第一次来,你不看,我都还带着行李呢。少女说完,还摆了下正立在身后方的旅行箱。

原来还是这样啊,那欢迎你来到我们学校啊,我们学校可好啦,你看我们学校……

胡克开始狂侃起来,虽然胡克几乎每天都会骂一遍学校的食堂做出来的饭不是人吃的东西,虽然他每天在路上都要抱怨上学的路太遥远所以导致他常常迟到……而现在在胡克的嘴里,东川高中简直就是学子的天堂,而身边的女生也屡屡应和,似乎她还真抱有一丝期待。

而当胡克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球场上一同打球的哥们就开始叫嚷起来,叫他过去打球。胡克面带歉意的对布鲁说,不好意思,我得打球去了,以后我们再聊,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然后胡克飞一般的冲向篮球场,只留下赛玛和布鲁两人。

赛玛是个不喜欢交流的人,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恰好少女打破了僵局

我一直以来都在关注着你的画呢,想不到我们这么巧就这样遇到了。

真是很巧啊。赛玛做无意义的回应。

嗯……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寝室整理下东西了。

要不要我帮你把东西送过去?赛玛还是比较懂礼貌的。

“不要了,我自己来就行了,这个不重。”有的女生即使是想别人帮忙,她们都大多会话中有话,而不轻易表现出自己的内心的想法出来,而赛玛却显然没有过多的心思,别人说的,他也会轻易的相信,比如现在。

那好吧。

嗯,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然后赛玛看到女生的背影,却感觉在哪里见过,既然是这么清晰,而他也在困惑自己为什么要叫人家妹妹,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嘛,顶多就是赛玛的画让他们有一点点联系,但这也只能是有女生到赛玛的单方面的相识,而赛玛的确没有见到这样一个使得自己犯糊涂的女生。

他也没有多想,继续坐在站台上,树阴下,听着自己的音乐,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听着自己的音乐。

关于旅行

前方,总是如此极具诱惑。行走,也不再是一种乏味的行为。旅行,是极具诱惑的行为。

但是旅行不是简单的前方与行走的相加,有人说,旅行是一种生活方式。

而我说,旅行承载着对未来的希冀。

柳暗花明,也不一定要在山穷水尽之时。

年轻的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旅行的,你见到过一些对的人,遇到过一些美的事。很久以后,在某个心血来潮的晚上,你亮着散发柔和的光的台灯,细细数着那些泛黄的老旧照片,有时候你故意把这些照片照成黑白的而现在已经不再是黑白的,你看,他们都已经微微泛黄了,他们显得更加老旧,那些事情是不是很古老,你是不是很怀念。

在一片孩子们的笑声中你突然想起那首过时的歌: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那在行走路上的人,你是否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知道一路上的风景很迷人,而你还是一直走,一直走,一直没有回头。你来到一座美丽的城市又去到另一座美丽的城市,终究不会为谁守候一座城。在走过一村路过一店的时候,我能想象你是那么怀念,但是你还是走开了,坚定而决绝。你也知道,在你转身的刹那,那容颜也便如莲花般零落。

于是你轻轻吟唱起那首诗歌: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一些事情,总是由于心仪已久才变得那般美好。看飞鸟飞过,你还是摘下帽子向他们挥挥手,我想飞鸟也会用鼓励的目光看你。你看到总有一些人从你身边走来又走过,而你还是要停留在自己的地方,你也在向往着,前方到底是怎样一番风景。

那个时候我知道你一直在看三毛的书,三毛在迦利纳岛的夕阳的余晕下说,我是个漂泊的女子。于是你开始想象四面环海的风景。三毛唱着: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梦里花落知多少

可是,你还是不能轻易的踏出第一步,我能理解你,飞鸟能理解你,行人能够理解你。海明威说:想一想不也是很好吗?

我知道你不甘于想一想以后就不想了。所以你得努力,连飞鸟都会鼓励你。

其实,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旅行,在心中,更加辽阔的世界里,有你向往的前方。

刘新宇,20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