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纪:寂静二月—静寂二月

 

寂静指的是这个月太沉寂太平静,像以前那么多个普普通通的日子,现在我不得不突发感想,我们总是在怀恋以前的日子,却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日子,过的就像以前的日子。只是由于岁月的流逝,我们总是会记得那些很好的时光,而那些不快乐的时光,也被我们宽容。

这个月按阴历来说,那么恰好我的阴历生日就是阳历一月的30号。所以,一过完我的生日就开始到了二月。所以,这个月开始,我就得过上了自己21岁的生活,而我毫无知觉的不知道20岁和20岁到底有哪些区别,就像我以前认为19岁和20岁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一样,但是这些所有的没有区别加在一起,却有了很大的区别,十九岁,我在读高二……

高二……

过了一月初八就开始没有了过年的气氛,一切又开始恢复了平常的生活,我们都是这样,在需要笑着闹着的场合,我们都尽力去迎合,就像过年时陪客,每个人,似乎都饱满热情,每个人似乎一辈子都是这样与人亲善。但是一旦散场了,该干嘛还得干嘛去,我们又开始恢复了日常的生活,又开始为生活精打细算起来。

虽然以前不怎么喜欢过年,因为不喜欢各种装,不懂得奉承,不懂得迎合亲人,不懂得回赞别人的好话,不知道敬酒要双手,不知道称呼长辈要带敬意脸上一定要笑话一定要乱说。

很多的不懂得,开始让我渐渐懂得,也开始让我用这个世界给我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

过年的事情在一月的《月纪》里面却没有写出来,实感惭愧。其实还是不喜欢写那种家常便事。

初十爸爸外出务工,其实爸爸在外面还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他至少还懂得一些交际,他总是说我要出达一点,不要读书没有点用,我总是说自己没事。年轻的时候,父亲的话总是没有道理的。但是回想来,究竟还是自己太过年少太过轻狂。

还是记得在月半之前打了个电话给K,但结果是这时候K已经去了学校,阿姨接的电话(相见《万水千山总是情》)。

越来越觉得自己变得孤立起来,很少和认识的人联系,比如K,我想他现在都特恨我,可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真感觉到没有办法,而叶总也是,还是自从去年他换电话号码时才通个电话告知我他换号码了,到现在,都没有再通过电话,知道昨晚,才在QQ上聊了起来,我由于没有安摄像头,所以只能我看到他而他不能看到我,这个时候,都去学校了,叶总去了青岛,曾经自己很向往的地方,现在却开始觉得自己快要在武汉这个破旧的城市生根,真的没有了那时候天真烂漫的想法说着自己 要住哪个哪个城市。武汉即使再怎么被别人说不是,我还是赖在这里学习着漫长的学习。

月半节(也就是我们说的元宵节)记得和叔叔去山上爷爷的以及祖父母的坟上点过蜡烛,这是家乡的习俗,似乎跟别的地方有很大的区别。

然后晚上和表弟堂弟一起放了孔明灯。在我们没放之前,天山每隔几分钟都会飘来七八个孔明灯,从金龙山那边缓缓的飘过来,有的竟然飘得很低很低,那么大的火光让我们开始以为着了火。堂弟提议在孔明灯上写些心愿,我写的是:流落他年华——刘新宇;表弟写的是:永远是兄弟——呼延卢卓;堂弟似乎没有写什么就只写上自己的名字吧,写好后差不多就可以起飞了。本来有两个,但只成功的放飞了一个。

正月十七我就开始去学校,恰好还有表弟表弟送我,不然的话不知道自己心里会有多少失落感。

然后就是从开学到现在不值得一提的学习生活。

时光抖落的尘埃

 

就这么匆忙的再次等到了一个春天的回归,从小寒到大寒,从立春到雨水,时光就这么匆忙的走过,于无声中,千军万马,地动山摇。

那些隐忍的岁月随扬起的尘埃一同埋没进了记忆,每一粒尘埃再细小也是一个故事,再细小我们可以在里面看到一个星球。如今我在武汉的夜空看不到星星,只有张扬的霓虹铺天盖地的印在了浑浊的天球。

想起有句话说,没有星星的夜晚,连精灵都不敢外出。

在这里读了大半年的书,还是不敢融入武汉这样一座城市。我想起叶总,曾经和我一同说要到青岛读书的少年,而当他站在青岛的雪地里雪花落满他肩膀的时候,我还是在湖北老家,寒风再凛冽温度再刺骨天气再恶劣都没有雪下。叶总说,青岛的海很明澈,就像你的眼睛。

虽然还是渐渐学会了点武汉话,海曾经对我说,在武汉最好还是学几句常用的武汉话。我也的确学会说了一点,但是后来我回家过年,有人都诧异说你在武汉呆了半年连口音都变了。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虽然我并没有觉得自己会有这样一种变化,虽然我在学校一直都是说的普通话。

有些时候我很想和以前的朋友打电话,和家里人打电话,只是为了说上一句家乡的方言。而我现在却明显的过上了一个人身居武汉的生活,有一次复读的K在QQ上对我说,你过早地过上了大学生活,注定会忘记很多大学以前的事。我说我不会的不会的,但是我的陈述是这么缺乏力度。

刚刚到这个学校来的时候,自己总是去找对面学校的海,他们在搞运动会,我跑过去;他们搞迎新晚会,我也跟过去;海去武大读自考,我还是跟了过去。朋友不多的时候,有个真正了解自己的人,就足够了。

学校还是这样一个学校,在校内一切都是安然,这个学校每年都会迎来一批稚气未脱脸上依然泛着学生气息的学生,每年又会向中国这个繁杂的社会送去一批新人以填补岗位空缺。江夏区依然令人感觉这么忙碌,外面总是可以看到很高的楼房拔地而起。一个又一个生活小区在这里落成。然后晚上出去逛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老人在休闲区里做健身操,那些很有些历史的戏曲从一个很古老的留声机里抑扬顿挫的喷薄,一切被笼罩上谐和安宁的气息。

还记得在军训之后天气开始渐渐转凉,在领略了武汉这个大火炉的蔓热天气后,我知道夏天就要沉寂了,然后我就想起一中繁茂的夏天以及长在夏天里的爽朗香樟,以及那些长在记忆里面的梧桐,我想梧桐会掉落满地的叶子,而香樟也会不会失去那么自我的明朗呢?

十一国庆的时候学校放了七天的假,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在紧锁的木门上的罅隙里我看到里面填满了马路上扬起的灰尘,就像岁月的尘埃填塞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的皱纹。然后第二天我去新一中拿档案袋,并且顺便去了旧的一中,其实只是在门口看了看。我看到旧一中的墙壁上画满了颜色鲜艳的蘑菇,小白兔,,天鹅,蓝精灵等等,这时我才知道这里的确是要整成一幼儿园了,但是那裂了纹的道路还在,那路两旁的香樟还在,他们还是像以前的那个样子,我认得它们不知道它们还认不认得我。我希望它们不要认得我,要不然我想它们会很难过的。我在这些路上这些树下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周末,躲过了一段阳光又进入了另一段树影,三年如一日。

校门口没有变,但是“崇阳一中”这四个泡沫字已经被拆了下来。

于是梦里关于夏天的很多回忆开始破灭。

穿白色衬衣的少年他曾经在哪里看过了四十七个夕阳和六十二段曙光。

女孩子飞扬的裙角消失的那条街是否还会卖一块五一杯的柠檬冰。

香樟流过的人行道下面还残留有几寸彩虹几滩雨水。

而我把很多很多关于灰尘的记忆在不知不觉中抹去,然后眼前明亮的光线灼烧着我的瞳孔眩晕了我的神经。

在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想去看秋景,但是武汉没有自己曾经不在意而现在再也找不到的那种感觉。我以为可以再见到广袤的金黄色的田野可以闻到稻花的淡淡地香。

那段时间我在学校的电脑上看《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莲见站在一片翠绿色的麦田中,与苍穹对话,我觉得他那自然的绿色和我想要的金黄色极为相似,但是我却找不到自己的那片金黄,因为我的世界是那么安静。而电影的最后一句话是:雄一的世界安静了,其实世界一直都很安静。

还好后来和海一起去过武大,在武大的高大的梧桐树下面我看到有许多枯黄的手形落叶。我突然想起不知道是谁把树叶比作时光战场上死亡的尸体,那么多层层叠叠的落叶,该是有多少倔强不肯屈服的尸体呢。

我们的学校太过年轻,刚刚过完自己的十岁生日,所以在这里一切都是活跃跳动的,一切都是简约而安详的,连树木都长得亭亭玉立稚气未脱。在秋天都没有秋天的氛围,从而彰显得我们更加年轻更加富有活力。

在大学的这段时间里 ,也有过不安静的时候。有次就因为一条短信的缘故,我就决定到借车行借自行车骑。曾经我发泄心情的一个方法就是骑自行车,然后到自己看了很多的风景忘了很多的不开心的时候就开始往回骑。

我记得这次我是真的下了狠心要骑很远,沿着武昌大道,然后又在三环线下,直到到了长江江滩,看到了江上一片荒芜的白沙洲。途中一直单曲循环着《在希望的田野上》:

快些仰起你那苍白的脸吧/快些松开你那紧皱的眉吧/你的生命它不长/不能用它来悲伤/那些坏天气终于都会过去/人们都是这样地匆忙长大/那些疑问从来没有人回答/就让他们都去吧/随着风远远去吧/让该来的来我们在这里等待……

可是我发现一些忘不掉的事情总是忘不掉。或许是我变了,或许是我身边的景物变了。

过年的时候知道网友Blue Sky也放假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记得以前还由Blue想到一个很好的小说题材,但是一直都没有写。我对她说我以后要把你作为一个反面人物写进小说,她说好啊好啊,现实中我也想成为一个反面人物。高三是一段沉痛的时光,虽然在经过之后我们都会觉得自己那时为了学习那么地努力过,真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但是要是如果正在经历的话大多数人都应该想挣脱开来,希望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所谓的高考。Blue也是这样的,我看到她的一篇网文后顿时忘了怎样安慰一个人了,而我在读高三她还是高二的时候她总是对我说相信我,给过我最多的鼓舞最多的安慰。

然后,我想起了她现在的高中和我已经过去了的高中,我的那些已经流落他方的年华。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失去灵魂的人,徒有躯体行走在这个冷漠的世界。我以前对Blue说过 许多关于未来的打算,可是每次隐约被我提起时她就会问我,你的那些打算现在在什么地方?

然后我就沉默,有很多打算,有很多凭着年轻气盛可以脱口而出的诺言,总是在许久才发现是那么幼稚。

想起席慕容的一句诗:不是所有的话都来的及对你说/不是所有的诺言都来得及实现。

时光中的这些细小的尘埃掉进我的眼里,让我几欲流泪。可是我还是不可避免的回忆着那无人知晓的单薄岁月。大学已经过去了它的八分之一,现在正迎来了它的四分之一,不知道就算是过去了它的八分之八或者说四分之四也或者直接说我毕业了的时候,我们又将成为什么样子,我是否还是会像现在这样数落着这些细小的尘埃呢?

2012-2-19 刘新宇

 

 

记:终于算是写完了这篇以“八分之一”为话题的文章,可惜说本来是要写小说的,,但是很明显对于这样一个话题是比较适合写回忆性的东西的,在读报沙龙上我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其实我的确是想多往小说这方面上考虑的,所以才回答得这么轻快……还有,我写完后又发现我这样的文章写得太个人化了,或许还有些无病呻吟的忧伤,不是所谓的传统文学作品,(或者说连文学作品都称不上……)

嗯,反正把这篇稿子交出去了,有什么批评什么的我认为还是有必要的我能够接受并且真愿意接受

九月,你好

时间平平静静的过着,我数着日子把自己关在温州某个阴暗的小阁楼里没日没夜的上网,每过去一天,我的岁数就少了一天。

 

早上太阳从东北方的那个窗子里投进了和煦的光线,下午我在西北偏北的另一个窗子看到它燥热的脸,它的光线落在我的黑色的头发上面,很烫。

 

过了这么久没有写过出自内心的只言片语,我写过的那些只言片语现在已经被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还会拭去那些尘埃,因为我的生活逼迫着我不要回头,因为我一回头那些尘埃就会落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就这样会把眼泪掉落在陌生的土地。

 

胡子长长了,我来的时候没有带剃须刀。

 

从来没有这么坚决,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渴望独立还是希望逃避还是两者都有,反正我就这样草率的决定了,九月到来的时候,我想可以像站在树梢上的那个孩子一样。是谁说过,当我仰望星空的时候,我是自由的。

 

然后对学校不再有牵挂,我很喜欢老的一中,事实上,我喜欢的学校记忆最多的学校让我成长最多的学校也只有安阳一中。

 

然后我在我的背包里倒出教科书,倒出考试之前弄的那些答案,也倒出一年的空洞的时间,然后装进去很多东西,是的,很多很对多,也会很重。

 

然后大碗的喝酒,然后生活有了规律,早起早睡,早睡早起,告诉自己要自个照顾自个儿,要锻炼身体,身体好才能去雪地看一望无垠,去海边看水天相接。

 

叶紫说,你的月纪在六月份断掉了,我说我那我写七月份的,写完之后我没有给任何人看。我说我还没有写完呢。我也是会撒谎的。

 

很多人说他们会留在武汉,我说我想去上海。然后我发现我真的很很浅薄,因为我后来发现自己只是想先去上海,然后去别的很多地方,如果我存了很多的钱,我想我会去更多的地方,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存钱呢。我发现我很世俗,后来我不得不说我先得有钱,然后去别的很多地方。

 

反正九月来的时候,我想我得开始了。

四月感悟

下面的话没什么头绪。

四月来了的时候我不可遏止的想起了自己曾经写《再见雨季》的那些小情绪,那些我曾经在崇阳一中留下过的痕迹,我想那些我们曾经挥洒过汗水的田径场现在该又洒下了别人的汗水吧,那些亲自折叠的纸飞机不知道会飞到哪里去,如果掉在地上的话,希望不要掉进水洼里去吧,那样风就吹不起来了。还有那些转身那些驻足那些回眸那些凝望,都只能在记忆里回想吧,那些因为青春年少而稍显幼稚的高中时代我想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些依稀的情愫也永远只能属于那个雨季那个春末夏初。那些小情绪,注定会离我而去。

我把《再见雨季》投给优美文字的时候,周生就开始问我说刘新宇啊这是你写的吗为什么我在网上看见到处都有,我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把自己在榕树下的号给他看,于是这首诗这才敢被发出来。当别人看到这首诗的时候问到说,你是读高中么,我说我现在大一了,这是我高二的时候写的。

开始担任优美文字的编辑,三月姐开始还说什么你写份简历过来,我当时就震惊了(……),实话说了我还真没有这么正式的做过什么事情非得要写份简历才可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不可,然而自己的能力自己也能够掂量,后来没办法三月姐干脆不得不让我就这样上任了。上任的时候顺便写了上任感言,当作是班干部上任感言吧。不久前就写过 生活委员上任感言,相信自己还是有一定经验的。

这篇 月纪从 四月一号开始说起吧,谁都知道 四月一号是愚人节,这天逃课了,这可不是玩笑,这是真的。从火车站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带钱,顿时整个的人就傻了,衣兜里唯一的银两就是一个铜黄色的硬币,因为它是一个五毛的……最后想尽各种方法还是跑到车站对901的师傅厚着脸皮问是否可以载我回学校,谢天谢地师傅大叔答应了,那时候坐车上我想我以后再也不骂武汉的公交了。最后他看着我的手里问你手里那个是多少钱,我摊开,5毛,师傅说,投进去吧……我额头上黑线密布……

回到学校的时候发现还可以赶过去上三四节课,于是赶过去上课去了。逃课的后果是写了一篇三千字的检讨交给辅导员,三千字的逃课检讨书我发现自己写要比从百度上复制要更加上手,于是百度了一个开头,写得果然得心应手,就骂我不懂得反省吧不遵守学校规章制度吧,请个假都不让我不逃课我可能吗我?然后把自己的还有彩虹妹的检讨书带到辅导员办公室,虚心的接受辅导员老师的教导。

这几天以后就是清明节了,然后和老乡按照先前的计划去武大看樱花,他们这天停课,所以坐不到免费的校车,这意味着我们得坐公交车过去。又是公交,这次可是真正见识了武汉操蛋的公交(好吧,上面的话当我没有说),这天天气也比较热,以我们学校的交通位置上公交车是绝对不会有空座位让你坐的,反正也不稀罕有个座位,那也得让人站得安心吧。可事实上是我们一路上又热又挤的站了个把小时才到到广埠屯,下站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武大的樱花怎么说呢,树是比其他地方的高大了点,文化气息也是比其他地方的浓了点,但是人多了可不只一点点,生平就最讨厌人多的地方。来到武大也没有看多少樱花,一个人躺在图书馆后面一棵很大的樟树下面睡了过去,老乡去接待别的人去了。我忘记了自己当时有没有做梦,不然,我还是想起那句歌词:有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最后回来时,老乡去汉口做旅游的姐姐那去,我一个人坐公交回的学校,竟然一路坐着而不是站着公交回来的。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这个月以来最值得要说的事情还是自己做网站那件事儿,虽然一直以来都在摸索着如何用dreamweaver,当然在某些人还在学dreamweaver的时候,我都开始能够学会如何修改wordpress的主题模板了,毕竟一直以来对这个都还是蛮有兴趣的,当然做这个网站是很无聊的,开始的时候只是在自己电脑上安了xampp的环境,做了一个本地的网站,到后来才打算搬到主机屋上面去做成互联网上的一个不知名的小站。

这几天总是不停的忙这个,所以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写任何东西,本来是打算还是写一下《樱色》的结尾,毕竟有那么多读者不断的催,我自己都感到羞愧,很感谢那些伴我一起成长的读者。

我发现这个月我真没有写多少东西,写了一篇散文《关于旅行》,是校报出的题目,还有一篇散文《关于宿命》,随便写的。还有一首古体诗《雨祭》,是“雨季”系列之三,很有趣的是这三首诗是连续三年来每年写一篇写出来的,但是《雨祭》我真的不是很喜欢,因为没有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感情,即使这在之前的写作手法上有很大变化。就这几点似乎就没有写别的了,虽然一直是以写小说的自居的我,反而没有写什么小说。

早几天开始读和彩虹妹一起买的一本书《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她买的是一本励志类的书,名字有点啰嗦没有记住,感觉到好笑一点是,按照常理应该是我买励志的,她买我的这本《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可是我们的确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买的,这真不知道让我情何以堪。

百米赛跑跑了倒数第一。

昨晚接到一个电话,妈妈说,我回来了。我想我这个周末得回家一趟。

2012-04-24 20:05:20 刘新宇。

艾菲儿&阿MAY

文/刘新宇

五月一号的那一天艾菲儿认识了阿MAY。她之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到两个女生说郊外的野菊花开了的时候很好看,于是她就问了人家郊外的哪个地方,两个女生中的漂亮点的那个指了指窗子外面的地方说,呐,那个地方。说完后两个女生就带着饭盒走了。艾菲儿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那个女生说的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看到的却都是再熟悉不过了的民居房,哪有什么野菊花嘛。

五一放了四天假,艾菲儿骑着自行车,自行车上绑着画板画架水桶,她已经决定了要到那个女生指过的那个地方去画野菊花,“就算看不到,那也要试试咯。”于是她就这么上路了

五月,这是一个春末夏初的季节,雨水洗刷了整个安阳一中一整个春天,连空气里面都会散发雨水的味道。晚上有时候突然醒来发现外面电闪雷鸣,雨点打在窗户上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这个时候艾菲儿也会感到害怕,于是她起床把窗户栓好,半卧半坐的趟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在艾菲儿中途歇息的时候,她买了2012年的第一个甜筒,然后一边推着车子一边舔着甜筒,虽然这样走路自己感到别扭,但是没办法,她又不会像那些男生骑自行车的时候手可以从车把手上面完全放开,当她经过一座短短的石拱桥的时候,她把没吃完的甜筒放在桥头的石栏上面,等她骑着自行车走开的时候,一只麻雀飞了过来,吃了这只麻雀一生中的第一个甜筒。

路开始变得有点颠簸起来,毕竟已经渐渐离开了喧闹的居民区,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有绿油油的麦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由许许多多个毛茸茸的长方形的麦田组成的田野,那些青翠欲滴的小作物们就在艾菲儿的车轮子下面静谧的生长,风吹来的时候它们都很有礼貌的点点头,麦浪就这样朝着遥远的地平线翻滚而去。艾菲儿在这中间似乎骑的更快了。虽然她还不知道野菊花到底在什么地方了,但是她似乎已经闻到了野菊花稍微有些刺鼻的香味。

就在艾菲儿小心翼翼的既要注意路面情况又要保证骑车速度的时候她遇到了阿MAY,阿MAY这个时候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向右行走的,但是艾菲儿的车子还是撞到了阿MAY,阿MAY也许是由于背着了一个很大的包的缘故,他既然没有摔倒,然而这场意外事故的肇事者艾菲儿却摔得人仰马翻,连她绑在车上面的水桶都滚出了好一段距离,

没事吧?

阿MAY解下行李包,俯下身关切的问躺在自行车一侧的女生。

没……没事,谢谢。脸上写满了窘迫。

看到女生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时候阿MAY真想上去扶一把,当然只是带着关切的心情。但是他扶起来的却是自行车,把车子的站脚打下后,又把滚的老远的小水桶捡回来,依旧挂在车子上面。

女生再次说了谢谢。

你是来画野菊花的么?阿MAY问道。

女生既窘迫又诧异的回答说,嗯嗯。生怕自己说的声音有点小,于是还点了点头。

那看来你走错了路吧,,呐,返回去,从那个路口右拐,当你看到有一道小木桥的时候从桥上经过,再走一段路就到了。

啊,其实我自己……不认识路,那谢谢你哦。

呵呵,没什么,那我先走了。阿MAY一边说一边背好包,松了松背包的带子,说了声拜拜。

女生说完拜拜的时候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阿MAY这时候已经转身了,于是女生只好把已经到了喉咙的话语咽了下去。

阿MAY和这个女生的第一次谋面就这样匆匆结束了,阿MAY其实还不至于是那样很冷漠的男生。阿MAY一边往姥姥家走一边回想刚才别人撞到他,倒下的却是别人,不禁感到好笑。这为他一路沉闷的心情平添了几分愉悦。

阿MAY来到姥姥家的时候,舅舅把他带到姥姥的身旁,在开满野菊花的土地上,突兀起一个小小的坟,他知道姥姥就要和这些野菊花永远睡在一起了。阿MAY把姥姥最爱吃的粽子拿了出来,放在坟头,他似乎再次听到姥姥对他唱到:棕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

其实阿MAY不知道的是,姥姥喜欢吃粽子原因是因为阿MAY自己喜欢吃粽子,所以阿MAY的童年总会与这些吃粽子,唱歌谣的回忆联系在一起。

姥姥的去世意味着他最亲的亲人的离去,但是阿MAY没有哭,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男孩不应该哭的,姥姥以前在阿MAY每次哭的时候这样对他说,然后阿MAY装作很坚强的样子擦干脸上的泪水。

但是有一次阿MAY哭的很厉害,任姥姥怎么说都还是一个劲的哭。那时候姥姥家来了一对中年夫妇,他们就是阿MAY一直想要看到的爸爸妈妈,阿MAY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但是姥姥总是说你爸爸妈妈马上就要来看你了,但是这所谓的马上在小阿MAY看来无比漫长,而这一次终于见到自己的父母的时候,阿MAY却感到他们是那样陌生,阿MAY悄悄的对姥姥说,姥姥,我不认识他们。

姥姥说,坏孩子,自己的爸妈你都不认识。

阿MAY预见性的知道这对男女会把他从姥姥的身边带走,结果也的确被他们得逞了。就是这一次,阿MAY哭了他一生中最厉害的一次。

 

阿MAY告别了舅舅后,又一个人跨上背包,离开了。也许会像姥姥一样,永远的离开。阿MAY要带着他的画,离开了。

阿MAY告别了舅舅舅妈,然后又一个人跨上背包,走在了来时的路。在路上,他捡到了一张画,署名是:艾菲儿。

艾菲儿照着这个男孩的指向,向右拐,经过一道小木桥。然后果然见到了一大片野菊花,在阳光下面灿烂的开放,艾菲儿想起有人把菊花比作小的向日葵,于是她开始有些愤愤不平了,野菊花的美丽,在于它的自然,纯真,在于它的豪不娇羞,这是一种简单纯净之美。艾菲儿想,怎么不把向日葵比作大的野菊花呢,估计是人们根本就不了解野菊花。

其实艾菲儿以前也没有见过野菊花,就是因为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别人说起野菊花的时候才想起来看看野菊花的。

艾菲儿看到此情此景简直兴奋不已,直接把自行车扔了在这片草地上徜徉。然后等待阳光再暗到恰到好处的时候,她开始作画了。打水,调色,确定画区,摆好角度,艾菲儿轻松的做好了准备工作,立刻就投入到画画中去了。

艾菲儿看看画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天也快要黑了,于是把画架搭在逆风的方向,希望画快点干。

后来回来的时候夏初的风吹了起来,艾菲儿的画由于没有夹紧的缘故被风吹落在麦田里边,找又找不到,艾菲儿焦急死了。可是后来艾菲儿想,毕竟已经收获了一个难得的午后,这张画留不留也罢,于是就不找了。

艾菲儿经过那个石桥的时候,发现石栏上面有两个甜筒纸盒。可能是别人学着放了一个,里面都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大概是被什么好吃的鸟吃光了。艾菲尔下车把这两个甜筒盒子放进垃圾桶后,又骑车向回家的方向骑去了。

回家后妈妈问一下午的和那个男生去瞎玩去了,艾菲儿说,哪有嘛,我是去写生了,你看。说完,把沾满七颜六色的手伸到妈妈的眼前晃。晚上,艾菲儿想起了那个“挡”自己路又给自己指路的男生,于是就睡着了,即使这天晚上外面还是下起了很大的雨。

很多年以后,有个男孩开展了自己一生的第一次画展,画展的宣传画的署名不是他,是:艾菲儿。还有个女孩发现自己的一张画被别人当作画展的宣传画。

END。

2012-05-06 22:10:42,刘新宇

刘新宇作品,转载请注明住处。

 

优美工作感悟

我在写下面这些话之前很是纠结了一下,你说我得正儿八经的写呢,还是得面带笑容哼着一首歌不紧不慢的写呢?到底怎么写,那……那还得看下面是怎么写的……

 

在优美文字网的编辑在要招收结束之际,三月姐突然冒出来说要我写一篇上任感言之类的东西(第一感觉突然就觉得这不是给我布置作文嘛……),然而到今天为止并且还包括今天,我担任编辑这一职务才不到三天的时间,总的来说,我感觉自己能担任咱优美文字的编辑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运气好的缘故,而能力的话也真不好自夸,虽然偶尔我还是很自恋的一个人(……)

开始是因为看到优美文字招贤纳士的这个帖子,于是就随便投了几篇稿子交了过去,谁知道既然被认可了,并且还被大为赏识,(夸我文笔的人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谦虚,所以就照单全收了……),除了感到非常荣幸,也感到很意外。

 

先说下网编曾经在我的印象里面是怎么回事吧。之前有听同学说他在做网编,那时候还真把我羡慕的要死,老早之前就感觉当编辑的特么牛B,于是我也感觉这位做网编的也有那么点牛B,后来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网编无非就是给自己网站拉人,让他们签约,然后从签约中分的自己一杯羹,而他们根本就不会看这位作者的文字,只是看你写了多少字然后督促你快点快点写,纯粹是要数量不要质量。(这也是我放弃打算近期写自己的长篇的缘故)对于我而言,我才觉得优美文字的编辑才是真正的编辑,因为都是要和文字打交道,要看投过来的文章是不是原创的,要为优秀的文章进行编辑、排版、添加图片等。这才是作为一位编辑应该做的事情。

在我相对而言,由于本来就不是学的语言类专业,而且还是非常理工科的专业(不是在抱怨自己的专业……),但是爱好文字的习惯我一直都没有放弃,我知道与专业学文学的人相比较而言,自己当然会落下一步,看到别人写出的文章我也会大为羡慕(当然不会到嫉妒恨那样的程度哈),即使如斯,我还是很带着欣赏的眼光看别人的文字,并且也在不断的学习中。

 

在这三天来,我也感觉到了团队工作的重要性,尤其是石头手把手的教我怎样进后台,怎样插入图片,编辑图片,怎样做好要求的文字格式。还有,我也知道之子于归还有纸鸢都是很勤奋的编辑,希望以后共事能够“合作愉快”哈~

 

在实际操作中,我承认经验还不是很足,现在仅仅是搞清楚了一个大概而已,还记得昨晚编辑图片的时候老师出现各种错误,一会儿是图片添加重复,一会儿就是忘了给图片添加替代文本。看来做编辑这工作真的不能有一点马虎啊!

 

唉,发表下自己的小情绪的时候到了……

加入优美文字对于我个人而言,就像迷路的人找到了回家的路,就像飘摇的船只找到了避风港,就像掉队的小羔羊跟上了大部队。(咋感觉这比喻这么俗气呢……)因为能够有这样一个简单而富有特色的地方,能让在喧嚣的网络环境中有一个安静的去处,我表示非常激动,非常兴奋,非常激励人心(俗不可耐的我……)

我也能够相信,在这里可以一直延续自己的文学梦想,会得到更多,学到更多,认识更多的朋友。

最后很想说的是感谢姚永涛,感谢三月姐,感谢石头,感谢黑黑等等在优美文字中的人,还得感谢最近一直在鼓励我支持我的读者朋友们,是你们给了我前进的动力!

 

嗯嗯,最后的最后,当然还要祝愿优美文字办的越来越好,越来越优秀,坚持自己的脚步,做出自己的特色。

(话语不多,本来是想正儿八经也装模作样正式的写的,但结果一写完我就后悔了……但大致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哈)

刘新宇,2012-04-09 17:58:39

樱 色【三】

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

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

 

在最纯洁的樱花落尽时,你是否会看到雪山都在融化,还有留在二元世界的那么多精灵,似乎也学着苍老,你不想长大,但是你偏要长大,后来你还是学着独自抽烟,独自仰望天空,开始对自己喜欢的女生嘻嘻笑,对不喜欢的老师也很有礼貌。你说你现在长大了可是你为什么还是对曾经爱过的人心怀旧念。你要知道时间在前进就不容许你停止,岁月的风只会无情的吹来冬天的寒冷而不是夏天的清凉。

 

崇阳是和这个叫做羽的女生一起坐texi回住所的,原来他们住的地方相隔并不远,仅仅是相隔一个街区,本来这一路段就是让给学生住的,他们的相识到相知到相爱也注定有那么点点缘分。

 

崇阳开始主动约羽出来玩,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在以前白霓在崇阳心中的地位是根深蒂固的,谁也想不到,崇阳却会因为自己在北京混的并不好而感到不好意思见白霓,这么长时间都是崇阳避着白霓,一个优秀的人在面临失败的时候会比不优秀的人更难以接受失败,这就是优秀的人唯一不优秀的地方。虚荣心,其实早已经在崇阳心中滋生,然后扩散到自己的一言一行,扩散到自己的人生观念中。

 

还好羽似乎并不怎么在乎崇阳的地位,她似乎就是永远不知道生活其实也可以很艰难,后来崇阳知道羽只是做着某个广告公司的文职工作的时候,他似乎也不在意那么多,现在的他才发觉,其实所谓的爱情只不过能让对方开心让自己开心,但是这注定不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情应该能够学承担起一份爱的责任。

 

崇阳和羽在一起并不需要什么心理负担,羽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看到别人在街上遛狗因为那只狗掉毛了她会笑,看到天上有飞机轰隆隆飞过头顶她也会笑,北京胡同七弯八拐她喜欢和崇阳在里面捉迷藏,偶尔去西单买一张正版的CD,或者去三环外看野景,生活在羽面前既然可以变得这么简单,这是崇阳从来没有料想到的。崇阳似乎也可以放掉一切心中的包袱,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恋爱中。

 

崇阳开始正常的去上课,也开始正面的面对自己在校外的工作,即使会面临很多压力,即使还是会有很多竞争,但是崇阳却勇敢地面对着这一切。是羽,让他认识到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态度,但是工作与学习这么认真的崇阳,依然不会忘记了在假日的时候送上一盆雏菊或者一束玫瑰给还在办公司上班的羽,每每这个时候羽会表现特别开心。

生活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复杂了,崇阳重新找到了以前的那种从容,也开始在生活中为顺利的欢欣鼓舞,为不顺利的一笑带过。

这一切,似乎也因为羽的缘故,是他重新带来了生活的希望。崇阳在心底里很感谢羽。

这时候的崇阳才是真正的崇阳,才是那个白霓一直爱的崇阳。

 

什么是真正的忘记,你即使一再强调自己说不要在想那些事情,而那些事情反而会更加猛烈的袭上心头。在和羽一起的时候,崇阳可以放下一切心中的包袱,但是还是会有一些夜晚,崇阳还是会不可遏止的思恋白霓,那个曾经千嘱咐万嘱咐过自己的白霓,曾经给过自己纯真的美好青春的白霓,曾经那个他给她画过樱花盛绽的白霓。

 

忘不掉的终将忘不掉,爱神从来不允许某个人随随便便忘记另一个人,你的忤逆,注定是要遭到惩罚。

 

那一晚,崇阳和羽在外面吃大排档和同学喝了点酒,吃完后两个人一边说醉话一边搀扶着往回家的路赶,天早就黑的不像话了,于是崇阳建议羽就在崇阳的房间待会儿然后把她送回去,羽想也没有想就轻易答应了崇阳的提议,还说了句“还是你脑袋灵光”。

回到崇阳的房间,这里很是干净,羽一直都不懂为什么一个男生的房间可以整理的这么整洁卫生,自己的房间总是会乱糟糟,其实在羽说这样的话的时候他就想起了白霓,曾经就是她常为他处理这些事情,后来崇阳也不好意思经常要别人为自己打扫,反而自己动起手来整理自己的家,到后来就成为了一种习惯。

 

两个人并排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影,正当放到男主角重新找到女主角然后两个人开始接吻的时候,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停电了。虽然这在北京是很少有的事情,但是并不代表就不会发生。

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借着朦胧的月光,羽看看着崇阳的眼睛,崇阳望着羽的眼睛,时间就是在这个时间停止的,所有的声音都也都化为无声,有的只是彼此两个人的心的跳动的声音。

是崇阳首先将目光的焦点移向羽的唇,羽在这温柔的时光里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两对唇瓣终于碰触到一起。谁也没有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如果不是因为喝醉了,而电影里又放着撩拨人心的情节,并且电又恰恰在这一瞬间断掉,谁也不会猜想事情会到这一步。

随着身体的触碰心中的烈火也在不断的燃烧,然而崇阳终究还是没有让事态进一步发展下去,就在两人快要一丝不挂的时候,崇阳终于把羽推开了。

崇阳心中翻山倒海,里面有无数个声音再说:我不能背弃白霓,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

你,怎么了?!羽愤怒的声音。

羽,对不起。

我知道,你不爱我,是不是,你从来就没把我当作你心中的人,你喜欢的,叫白霓,是不是!是不是!你爱的人是她,告诉我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

羽,你怎么知道的?

你甭管,到底是还是不是?愤怒从语气中散发毫无遮拦。

是,我忘不她,对不起。崇阳脸上是痛苦的表情

你他妈的操蛋!!!

……

番外篇

我是羽,我承认自己是一个简单的女孩,我是一个没有心思的女孩。在抢崇阳车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爱上了这个下巴上有青色胡渣的男人,我不优秀,我知道他读的是绘画,他在我心里是个艺术家,我喜欢他那种忧郁的气质,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忧郁,但是后来我才终于知道为什么。

在我和崇阳互换手机使用的那一天,我收到一个短信,是一个名字叫白霓的人,从这条短信中我可以看出,白霓应该就是崇阳的女朋友,或者说是他的前女友,崇阳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谈起过他的过往,我也不想在意那么多,我是个简单的女生。

但是我还是决定把这条短信删了,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深爱着崇阳,我不希望他会对我分心,我想如果崇阳看到这条短信薯片不定真会打过去,然后会把我搁在一边。崇阳现在是我爱的人,谁也不许把他从我身边带走。

然而要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不是他所爱的人,他爱的人是白霓,那个我未曾谋面的女生,我想她一定很善良很温惠,我注定不是崇阳爱的人。

 

崇阳终于知道自己爱的人是白霓而不是羽,那个晚上以后,崇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课都没有去上,思绪里面一片复杂,他开始知道无论自己处于何种地步,白霓永远都是自己心中的女神,他也知道爱情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减。

终于,在不久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去上海找白霓,可是,他被告知白霓已经去了日本好一阵子。

 

【未完待续】

2012-03-29 03:38:50